亮碧思41真的赚钱吗?看看做亮碧思亏了三十多万和做了几年的41的生活现状


在亮碧思明昇、弗兰思、诗贝朗、盛朗)的制度中,成为“41”,可以是“无限代”拿拉人佣金,还可以参与“亚洲分红”。亮碧思明昇、弗兰思、诗贝朗、盛朗)41真的赚钱吗?要成为“41”,条件是要先有5个“38”,级别的下线,同时三个月内滑动累计组织业绩达到100万港币。只有5个“38”,级别的下线没有业绩,只能被称为“准41”。亮碧思做了几年的41都知道留人率和出货率并不高,邀约好几个人去香港才会留下一个,而退货率特别高,有时候一折也很难把货卖出去。

这时候有一个“SK”课,鼓动加入者如何挑战成为“41”。按照“系统”设计规定:在还没有成为“准41”,也就是没有做到有5个下线时,如果某个下线“38”拉了一个下线“38”,它的这个支线上的拉人佣金不会支付给你,要避免这种“损失”,就要先“截水位”,自己花钱买齐5个下线的,等拉到人后,还可以把自己花钱买下的大单转给下线,被称为“齐架”。为了诱骗参加者,经常会讲这样的故事:甲拉的下线乙很厉害,乙拉人速度快,业绩非常好,正是因为甲没有“齐架”,乙虽然是甲的下线,但他这条线上的拉人佣金并不能被甲所得,甲因此后悔莫迭。

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套路下购买了5个“38”,要成为“38”,要一次性拿62569港币的货,购买5个“38”总计要三十几万。广东茂名的唐军就是被他的同事兼同乡李甘霖夫妇形象改变和朋友圈不断“炫富”的吸引下,放弃月入过万的汽修厂工作,于2018年7月在交了5500元“考察费”后跟李甘霖去的香港,同样去明昇公司被“洗脑”了四天。后来,又被李甘霖他们在一个月内带去香港听了三次课,才在9月底交了6.1万元,成为“38”级别的批发商成为“38”后,唐军说他“就有了一种心情,就是要回本。”而接下来他被告知要跟着“系统”走,他被带去深圳上“系统课”,所谓“系统课”,首先是教人如何包装自己,购置西装、领带、手表等,“就是装给身边的朋友看”。“系统课”结束后,唐军开始包装自己:戴着名表,西装革履,满身喷洒香水。有朋友好奇他的变化,他告诉别人,他在香港做外贸生意。“系统”带着唐军一步步往下走。唐军记得,他还在深圳上过一次“SK”课,让他心动了,2017年11月,他通过借钱一直生活在老家农村的母亲也给他拿8万多元,终于凑齐了36.6万元准备自己买5张大单“齐架”。但是妻子坚决反对,通过观察发现团队里的一个“42”,至少亮碧思做了几年的41,号称做亮碧思每月收入十几万,开的却是一辆二手车;他还发现他的“贵人”李甘霖已经成为“准41”了,生活现状却过得比他还穷……这些都让他亮碧思42是怎么买车的、做亮碧思每月收入和亮碧思真实生活产生怀疑,2017年12月底时决定脱离他的“鬼人”李甘霖已经投入了30多万元,买了6个大单,挑战‘41’。唐军认为,李甘霖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只是做亮碧思亏了三十多万,一心想要回本昧着良心干下去而已,唐军都想打他。

做亮碧思人刘升的生活现状比李甘霖更惨,2017年下半年,他在酒桌上认识了他的“鬼人”,2017年11月加入,之后他发展两个同学加入,非法获利2万多元。为挑战“41”,“刷爆了信用卡,网贷19万元,”在凑够20多万元后,他自己买了3张大单“齐架”很快,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不得不被迫退出,不但血本无归,网贷的钱还一直无法归还。被他拉入的同学已成路人,父母也和他断绝了关系。现在,刘升在深圳靠送外卖为生,“晚上睡不着觉,甚至都宁愿自己被判刑。

亮碧思做了几年的41都知道“准41”做亮碧思先亏了三十多万,而要成为正式的41,三个月内滑动累计组织业绩达到100万港币。成为正式的41只有自己半年内完成64万业绩(不计你楼下侯爵的业绩)才可以分到2千亚洲分红。为了完成这两项业绩借高利贷几十万的不在少数,一个月光还利息都要十几万。还要对外宣称做亮碧思每月收入5-6位数,全身名牌,好多都是负债买的,亮碧思真实生活不敢让人知道,装得好辛苦。

 温馨提示:香港传销套路深,如果你遇见这样的套路,请擦亮眼睛,如果你有亲友误入香港传销(亮碧思、明昇、弗兰思、诗贝朗、盛朗)需要帮助,请添加下图中QQ群联系我们(点击图片自动添加),我们会为您安排广东地区资深解救香港传销受害人的老师给您提供帮。

香港传销.jpg


 

 

 

 


在线客服
- 反传销司马懿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反传销浮华尘世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反传销鱼圣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