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传销1040最新消息:成都龙泉驿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老总石滢流窜到武汉操盘

QQ图片20190205125554.jpg

  石滢,在江西南昌参与了“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活动,和贺东华传销团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由于石滢的推荐人上总以后,发现是骗局后直接就走了,石滢对下传言说是因为嫌传销组织挣钱太慢,爆料人成为她的下线较晚,她与贺东华传销团队关系已不可考,2016年下半年在南昌上总,不久由于南昌打击传销力度大,将传销团队搬迁到了成都龙泉驿。但是20181031日成都龙泉驿打击传销专项行动中抓获的曹胜南传销团队骨干中多人反映,曾经见过石滢,被她打过鸡血,有不少人还有她的微信。石滢自称甘肃庆阳的富二代,父母在庆阳做房地产,在庆阳是首富,自己家里有保姆,宣传自己在第二平台拿了十多万,接触了很多项目,第二平台如何如何好。石滢在成都龙泉驿几个互动的传销团队中迅速成为新的神话。随着成都龙泉驿区打击传销力度的加大,狡猾的石滢20177月底把自己传销团队从搬迁到武汉的云岭新城。更为狡猾的是石滢加入环球悦旅会,成为区域负责人,代号:十缨,妄图使用合法身份为传销活动做掩护,并在“悦旅会”公众号,「悦旅大人专访」——【十缨】中伪造了个人履历洗白自己,见下图:

QQ截图20190204152847.png

 

 在这份人生履历中石滢,掩盖了她的传销事实,也成为相关传销团队给下线洗脑的又一素材。其实无论石滢如何伪装,只要她还在从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总有一天终会落入法网。上了总以后用正常的经营活动掩盖传销行为的,她不是第一个。当年贺东华传销案中,贺东华的辩护律师提供了:能量文化传播湖北有限公司及网站报道,证明贺东华在该公司工作,给能量公司带来1000万元注资;深圳优妆科技有限公司登记材料、公司章程及变更通知书等:证明贺东华201510月在深圳设立优妆公司直至被抓获,这些也是真实发生过的,但是并不能掩盖贺东华,边做传销边工作的事实,贺东华最终被判刑五年六个月。别说贺东华当时边工作边操盘传销活动,就是真的不做传销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

 

①法定最高刑为不满5年有期徒刑的,追诉时效的期限为5年。

 

②法定最高刑为5年以上不满10年有期徒刑的,追诉时效的期限为10年。

 

③法定最高刑为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追诉时效的期限为15年。

 

④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追诉时效的期限为20年。如果20年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后,仍然可以追诉。

 

  也就是说即便是贺东华真的不做传销了,十年内仍旧可以被追诉。石滢也一样,根据其下线提供的体系图,如图:

 

QQ图片20190205100358.png

 

 

注:图中的石莹即石滢,有可能是他下线手误,我以她本人微信为准。图上人数不到120人,可能被判刑五年以下,但是提供这份体系图的人从传销组织已经有好长时间了,不排除已经超过120人。即便是不到120人,在石滢退出传销五年以内都可以举报她,何况她现在还没有退出传销组织,只是躲到幕后操盘。

 

下面简单说一说,石滢加入传销以后的种种作为:石滢的第一条线王博是南昌加入的,后来把自己亲弟发展进来,在石滢上总半年后也在成都上了总,内心愧疚,无心继续骗人,团队逐渐溃散,上总后连续三个月一直没发展一个人,根本就没有拿到一分钱。石滢就让王博贷款买了车,自己开到片区给王博下面的人打气,说王博上去如果没有保底工资怎么会买车,给王博下面的人造成不发展也有钱拿的假象。后来王博忍无可忍和石滢决裂,在2018年下半年退出了传销组织。但石滢仍然蒙骗下面的人说王博自从做了传销组织后在家中的地位变的很高,在家买车买房,继续忽悠。石滢的第二条线唐诚,为人实诚,家境也很好,老爸是公安局局长,在深圳也有几套房,但大学没有毕业就被石滢蒙骗的休了学,学业彻底毁了,人生轨迹从此改变。

 

石滢的第三条线豆致鹏原来是西南大学的研究生。属于家蚕基因组国家重点实验室,导师是中科院院士,被石滢拐骗到南昌加入了传销组织在西南大学提交了休学手续,后来在休学手续到期后直接办理了退学手续,利用其西南大学的研究生身份助纣为虐,坑害了不少人。

 

豆致鹏加入后把其把其大学的学妹向冬也骗到了传销组织,并把亲弟弟豆致强和其表弟也发展进入传销组织。向冬是中北大学的交换生,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加入传销组织前也考上了国内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但因为蒙在鼓里,2017年初把在成都把校友张春进拉进传销组织。张春进的下线发展迅速,为了防止被超越,石滢为了快速敛财,继续忽悠豆致鹏花钱砸了十几万买一条线,于20186月底成功上总,原本就负债累累,这一砸更是把豆致鹏逼到了绝路,原本以为上了第二平台会有更好的生活,谁知道是坠入深渊。张春进也紧随其后于20188月底上总,致鹏逼直接从A1变成了A2,很多位置就算再来人也少拿钱,陷入了更大的困境中,无法自拔,选择了蒙骗,从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完美蜕变成了一个人面兽心的大骗子。这都是拜石滢所赐,如果石滢上总后知道了第二平台的结果,告诉豆致鹏,就不会有后面的残局,可是石滢自私自利选择了隐瞒,后来更变本加厉把豆致鹏推向了深渊,在传销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其实上总以后发现真相,以她富二代的身份,自己损失十多万是可以承受的,刚上去那会儿下线的百万损失也是可以弥补的。最不济也可以像她的推荐人一样悄悄的离开。可她都没有,用她下线的话来说就是世上最大的错就是知错不改,世上最大的恶便是知恶作恶。石滢上总以后,不停炫富,鼓吹国家平台,见下图:

 

QQ图片20190205125645.png

 

 

下线没有钱投资或坚持不下去,石滢拼命鼓吹只有不留后路才能成功,做连锁就应该不遗余力,叫下线进行各种网贷,一般利息都在24%到36%之间,打法律擦边球,好多人挣不到钱,只能以贷养贷,最初贷款七八千,最终要还好几万,甚至于在警方打击掉的与石滢有合作关系的传销团队中,还有养卡攻略(见下图)和一屋子的POS机,拼了命压榨下线的今天和未来的价值。好多人当兵和考公务员都受到了影响,不少人征信成了黑户,曾经有个女孩,刚刚从传销出来,找个工作上了三天班,贷款公司的电话就打到了新单位,让女孩丢了工作,一度产生轻生念头。

 

QQ图片20190205130536.jpg

可是石滢不顾下线死活,继续宣称自己在西南买了别墅,把自己贷款买的林肯拿出来给自己的下线炫耀,激励下线发展。但当下线拿着“体系图”去找她退钱时,发现她正在帮母亲的公司卖净水器,见下图:

 

QQ图片20190205125645.png

 

可笑的是她居然对下线说自己怀孕了,(见下图)妄图借怀孕逃避法律制裁,依法对怀孕或者哺乳期的妇女涉嫌犯罪的,是可以取保候审或监外执行,但是取保候审不会抵减刑期,监外执行哺乳期满还是要收监的,法律意义的哺乳期一般只有一年,哺乳期一过还是要收监的,总不能一辈子让自己不停怀孕吧。

 

QQ图片20190205125636.jpg

 

石滢的下线们,当你们在众叛亲离和家破人亡中,痛苦挣扎求存的时候,石滢又出去旅游了,她每走一公里,燃烧的都是你们的血和汗,你们愿意你们出卖亲友和自己的未来,供她挥霍吗?不愿意那就行动起来吧,继续补充完善上面那份“体系图”,写出你说知道的房间号,列出在位的职能窗口的名单,写出石滢的车牌号、银行卡号……交到公安局经侦支队去,今天她在武汉做传销,也许你看见这篇文章时,这一只狡猾的狐狸又搬到了其他地方,不过不要紧,有了这些证据,什么地方都可以把她绳之以法。

 

扩展阅读:2018年10月31日成都龙泉驿区打击传销案始末以及传销人名单

扩展阅读:成都龙泉驿传销经历:2018年23岁男生被女网友骗进龙泉驿传销发现真相后发疯   

扩展阅读:四川成都新都区2019年传销最新消息,龙泉驿传销头目流窜到新都区作案人员名单

扩展阅读:成都龙泉驿新传销头目李雪,取保候审后潜逃化名关雪继续从事传销活动,看见请举报  

扩展阅读:成都传销最新消息:2018年10月31号成都龙泉驿区打击“1040阳光工程”传销案审判结果出炉


在线客服
- 反传销司马懿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反传销浮华尘世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反传销鱼圣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