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31日成都龙泉驿区打击传销案始末以及传销人名单

   2018年1031日凌晨7:00,龙泉警方出动170余名警力,在怡和新城,东域龙湾,蓝色理想东山国际,格调城多个小区,同时展开打击传销收网行动,一举捣毁自愿连锁经营业(1040阳光工程)传销窝点37,当场抓获传销人员129,打响全区4个专项活动第1,一周之后第2次清查过程当中抓获漏网传销头目彭瑶,依法对其中24名传销组织者和领导者进行刑拘,其中有一名传销男因受伤被取保候审,另外一名传销女头目因为怀孕被取保候审,其余116,普通参与者进行教育劝返过后,被当场释放,126日经龙泉驿区人民检察院批准,24名刑拘的传销头目进行逮捕,进入审判程序。

   本案可以最早追溯到2016年的贺东华,高微组织领导传销案,贺东华于20125,在贵阳参加自愿连锁经营业(1040阳光工程)传销活动,并于20136月升为老总级别,201410,将自己伞下的传销团队迁徙到南昌继续从事传销活动。2015年上半年还分流了一支到成都新都区。直至201675,同案犯高微被捕,引起了贺东华的恐惧,开始着手将该传销组织迁徙到成都地区,20161016,贺东华在四川省眉山市霸王牛肉餐厅被捕,20171114日经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审理,判处贺东华有期徒刑5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详情可以参考(2017)0102刑初254号判决书。

   而本案涉及级别最高的传销头目曹胜南(在逃),是贺东华的朋友许雄约过来的,有点讽刺意味的是,一开始贺东华约许雄去贵阳从事自愿连锁经营业(1040阳光工程)传销活动时,许雄并不认可,直到贺东华上总后开车回去,许雄才做的,许雄把曹胜南叫来,却不看好他,把他送给了郑商文当下线。令许雄想不到的是,自己了五六年还没上总,曹胜南的传销团队却迅速膨胀,很快发展到了几百人。2016年7月下旬,曹胜南把自己传销团队迁到成都龙泉驿地区开始自己操盘。2016916,曹胜南传销团队的一名贵州籍女大学生,被家人带到了龙泉驿市场质量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大队综合科办公室经过反洗脑劝说,提供了超过30个人的传销人员名单,已经可以立案,但当那个女孩儿得知自己的推荐人担任过职能窗口,也要被判刑,放弃举报,没有提供传销窝点具体分布图,有关部门无法采取行动,从此曹胜南传销团队进入有关部门视线。

    2016年824日,龙泉驿警方根据举报线索,抓获了与曹胜南传销团队同时从南昌到成都龙泉驿地区的旁系易军自愿连锁经营业(1040阳光工程)传销团队的能力窗口冯厚泉等36人,201698日抓获该传销团队的申购总管胡群,经晨窗口吴观福,2017222日抓获团队大总管黄清烜,吓跑了自律总管吴土林,201759日,被捕的4人分别判处一年到一年六个月不等的刑期,50001万元不等的罚金,详情可参考(2017)0112刑初290号判决书,其中冯厚泉在201710月底出狱以后,利用受害人不了解羁押一日抵减一日刑期的法律规定,继续从事传销活动,对受害人宣称,自己并没有坐牢,这一切都是政府的宏观调控,直到20183月,有人找到在外打工的吴土林证实冯厚泉等4人确实被判刑,直接导致易军传销团队大面积崩盘,直接波及到旁系的曹胜南传销团队,有不少人脱离了该传销组织。经过脱离传销组织几个月对传销内幕了解 ,加上罗家状致疯事件的发生,其中五六名受害人决定向有关部门举报,另外2018818日,五六名传销受害人分别提供本经理室的体系图(即传销人员结构名单),和2016年那名女孩提供的体系图,拼出了曹胜南传销团队及其旁系周兰琴传销团队和孙贝贝传销团队的体系图,如下:

曹胜南.jpg

 (曹胜南“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团队体系图)


孙贝贝.png (孙贝贝“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团队体系图)

 

周兰琴.jpg (周兰琴“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团队体系图)

   涉案人员有数百人之多,但是由于有关部门要对证据进行核实,并且协调大量警力进行统一收网,在这期间很多经理室都换了位置,所以在20181031,打击传销专项行动当中,主要抓获以彭瑶、黄丽红为首的经理室的传销骨干,其余经理室传销头目的仅有姚广涛、陈文忠等少数人落网,其中,彭瑶、黄丽红,姚广涛,是传销准总,被捕前刚刚符合传销升总条件,原定于20181114日举行升总仪式,不过他们三个人都只能在监狱里面从事国家项目了,国家改造传销罪犯的项目,只是他们是被该改造的对象。

  彭瑶名牌大学毕业,经理室发展速度很快,在被捕前一周还得了所谓的周冠军,如图:

 

QQ图片20190202134432.jpg

 

  彭瑶被捕以后,仍旧怙恶不悛,在看守所里,还写信鼓励下线继续从事自愿连锁经营业(1040阳光工程)传销活动,大力发展下线,同时用暗语将自己母亲的联系方式告知上线(括号内的汉字加起来就是电话号码的谐音),让母亲不要接陌生人电话(实际上是怕警方通过电话告知家属彭瑶因为从事传销活动被逮捕),如图:

 

QQ图片20190202161521.jpg

 

  黄丽红,湖南株洲市茶陵县人,湖南文理学院毕业。2013年大学毕业,毕业后做外贸。2014年进入1040的,凭借自己不错的口语,向一个外国人借了4万美金,这个钱支撑着她从事了4年自愿连锁经营业(1040阳光工程)传销活动,用感情和身体勾引下线,经常和业务员出去开钟点房,仅与下线陈建明(也被逮捕了)就有多次开房记录,以下是陈建明的部分滴滴打车记录,全是往返于传销窝点和酒店的,据陈建明供述,全是和黄丽红开房:

 

516.jpg

 

527.jpg

 

715.jpg

 

731.jpg

 

822.jpg

919.jpg


黄丽红的私生活如此混乱,不知当她和下线谌欢一起干涉罗家状与美美正常恋爱的过程中有何感想。

QQ图片20190202164347.jpg

 

姚广涛从事传销活动4年以上,2016年那份体系图上就有他,是个大经理,不过发展极其不均衡,先被自己的下线赵显东超越,被赵显东的下线陈小凤超越,不过法律上也没有超越这一说,他伞下的人数众多,罪行就更严重。可恶的是姚广涛被捕以后,上线传销老总蔡明富继续利用他的QQ发布信息,如图:

 

QQ图片20190202162454.jpg

QQ图片20190202162520.jpg

 

 

 

   传销组织借此对外宣称彭瑶、黄丽红办公室的人是因为罗家状发疯事件被抓,姚广涛没有被抓,1040阳光工程不违法。不过,“笔畅洋洋老师”的回复又一次实实在在的打脸,如果姚广涛没有被抓,他姐姐找他还需要别人传话吗?同时被抓的还有陈文忠,他是传销老总陈小凤的父亲,不属于彭瑶、黄丽红办公室,而在其他办公室担任总管,与罗家状发疯事件无关,又一次用铁的事实证明,逮捕他们是因为他们参与了传销活动,与罗家状发疯事件无关。案发后陈小凤退出传销组织,在成都本地打工,截止发稿尚未重新从事传销活动,希望从此改过自新。

除了上述四人,其余20人均没有达到老总级别,只是在传销组织中充当总管或职能窗口,按照法律规定,也是要判刑的。其中,汪洋因为案发时腿部骨折被取保候审,李雪因为怀孕被取保候审,大家不要被他们忽悠。

 

   如果你误入了成都龙泉驿的传销组织,见到了名单上面老总和总管以上级别的人物,欢迎向龙泉驿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举报,地址在龙泉驿公安分局5楼521室,电话:028-84882841

  传销组织不断发展,在举报的时候请把新发展的人员增补上去,下线人数越多,判刑越重。体系图要自己手写抄录,单独列一张表,标明相关人员在传销组织中担当的老总,总管或者职能窗口有关职务,并单独列出传销人员所在传销窝点房间号,尤其是经理室,总管和职能窗口相关人员居住的房间号要特别标注,如果有老总车牌号和传销收款账号等等也要单独开列,下面公示部分传销头目照片,欢迎知情人士继续补充。

 

QQ图片20190202134457.jpg

 

  传销头目聚会,特别留意大头目曹胜南(即图中曹胜男,由于材料不是一人提供,可能有手误,我以2016年最早的体系图为准);李中阳,一家至少五人是传销A级头目;刘娟,从事传销活动之前是列车长,传销A级头目,向天华,和上文提到的冯厚泉是一起的,(2017)0112刑初290号判决书上明确注明在逃,审判时是大总管,2017年底上总,后来有人在湖北恩施看见他卖5元钱的土豆,希望他能从此改过自新。陈亮远,父亲陈冬朱也已经是申购总管了,他经常开着黑色奥迪车给新人造梦,看见了记得把车牌号提供给警方。说起车牌号,下面给大家展示下传销头目程鹏的车牌号:

 

QQ图片20190203133755.jpg

   2016年916日,贵州那个女孩儿就是因为怕当时还是大经理的程鹏会坐牢,放弃了举报,不知道当她知道后来程鹏和吴娟、何姜等人的感情纠葛有何感想?不过,现在程鹏要是被捕,罪行比当年更重,据知情人透露,程鹏正在准备自己独立操盘。

 QQ图片20190204143113.png

   刘露,上面提到的老总刘娟的亲妹妹,长期用不正当男女关系诱惑下线王鹏和陈洋发展下线,案发时也到了大经理级别。王鹏在传销组织里混不下去,多次打包要走,都被刘露追了回来。可刘露在帮陈洋接待新人时,总是肆无忌惮调笑,不知王鹏有何感想。

 

QQ图片20190202134448.jpg

 

李兰,湖南衡阳人,湖南文理学院食品专业毕业,黄丽红的闺蜜兼顾校友,传销A级头目,仍未被捕。多次感情邀约异性网友,和李天宇、曹春生等人各种海誓山盟,后来嫁给曹胜南,案发后逃回湖南养胎。刘建英,传销A级头目为了逃避警方打击,化名,刘子烨。

 

QQ图片20190202134509.jpg

 

QQ图片20190202170326.jpg

  李志海,李中阳的哥哥,传销A2级别老总,仍旧未被逮捕。他的下线骨干成员叶开、汪文、郭柳等人都被捕了,他却迫不及待结婚了,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下线的痛苦基础上。

QQ图片20190202170347.jpg

 

   赵显东,传销A级头目,仍未被捕,个人私生活也是非常糜烂,据警方调查结果,案发前一个月至少和 李雪,谌欢、阳丽婷三人有过开房记录。据说李雪怀的孩子就是他的,可笑的是李雪同时还是他好兄弟石某的女朋友,骗了人家的钱,又抢人家女朋友,典型地插兄弟两刀,人渣一枚。谌欢则是罗家状致疯事件的女主角,已经被捕。阳丽婷才是赵显东的女朋友,也是传销头目。

扩展阅读:成都龙泉驿传销经历:2018年23岁男生被女网友骗进龙泉驿传销发现真相后发疯   

扩展阅读:武汉传销1040最新消息:成都龙泉驿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老总石滢流窜到武汉操盘

扩展阅读:四川成都新都区2019年传销最新消息,龙泉驿传销头目流窜到新都区作案人员名单

扩展阅读:成都龙泉驿新传销头目李雪,取保候审后潜逃化名关雪继续从事传销活动,看见请举报  

扩展阅读:成都传销最新消息2018年10月31号成都龙泉驿区打击“1040阳光工程”传销案审判结果出炉


在线客服
- 反传销司马懿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反传销浮华尘世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反传销鱼圣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